125生活网

江苏首场男同性恋婚礼举行(同性恋婚姻权利困局再现)

冷静的凉面知识

江苏首场男同性恋婚礼举行(同性恋婚姻权利困局再现)

11月20日,一场特殊的婚礼正在常州君临酒吧举行。新郎名叫张震,年近四十。他个子不高,但有一个漂亮的鹰钩鼻。这位“新娘”叫瑛子,二十出头。她精致细腻,还喷香水。“看”了一会儿,一个不小心闯进聚会的酒客突然问同伴:“为什么新娘穿的是西装,不是婚纱?”

你可能已经猜到张震和瑛子是同性恋。20日婚礼后,他们成了圈内的新闻人物,因为这是江苏首例同性恋婚礼。随着这个大胆的举动,男同性恋的秘密话题浮出了水面。他们的生活状况,他们纠结的性取向,以及他们所承受的社会压力.这群“同志”坦言,婚礼是他们争取自身权益,从地下走向地上的重要一步。“改变主流社会的偏见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但在阳光下,这个过程可能更快。”

江苏首例同性恋婚礼

11月25日,在苏州粤海广场巴黎之夜茶楼的包间里,张震拿出两本结婚评论摊在桌上。“我和瑛子的婚礼非常正式”。但是每当服务员进来送点心的时候,他都会收回信息。在圈内人面前,张震和子婴可以称自己为“同志”或同性恋,但在陌生人面前,他们仍然希望保持低调。

就是这一对恋人,试图低调,却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。11月20日,他们在常州林俊酒吧举行了婚礼,这是江苏首例同性恋婚礼。

当天晚上10点45分,君临酒吧灯火通明。在来自浙、皖、沪、鲁的310名圈内人士的注视下,张震穿着一套崭新的西装,胸前别着一朵红花。“新娘”子婴皮肤白皙,穿着橙色衬衫和灰色小套装。这两个人手挽着手走向酒吧前的舞台。

“你确定这段婚姻是命运赐予的,你愿意接受对方成为你的伴侣吗?”面对这个问题,张震和子婴都说“我愿意”。向他们提问的人叫“毒”,是“江苏同志网”的站长。据他介绍,“江苏同志网”是江苏唯一的“同志”网站。11月20日,恰好是七周年庆典晚会,张震和瑛子借此机会举行了婚礼。“都说‘同志’没有真爱,我们就是想用这种方式证明真爱其实无处不在。”

然后,张震和子婴交换戒指,举杯畅饮。“亲亲,亲亲”,台下有人起哄。看到不可能隐藏,张震轻轻地吻了瑛子的脸颊。异性恋婚礼的程序是一样的。

有过一段失败的异性婚姻。

张是上海人。2003年去苏州做项目经理。瑛子,云南文山人,以在各种酒吧表演歌舞为生。他们今年8月相识,3个月后结婚。在普通人看来,这种行为实在是“太快了”。但是,在双方看来,结婚绝对不是一个艰难的决定。[第页]

“有人说我们是闪婚,有人在网上骂我们。这些我们都不太在意,可能是因为‘同志’们的思想都挺超前的吧。”张震曾经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。2005年,迫于父母结婚的压力,他娶了一个上海姑娘。一年后,张震终于发现他只喜欢男人,于是提出离婚。“我对她真的没有感情。一切都是在父母的压力下,甚至是新婚之夜。”起初,他的前妻认为张震在苏州有“小三”,但她坚决不同意,但看到已经无法挽回,只好同意在2007年离婚。

恢复单身后,张震进入了男同性恋者的圈子。常州的君临酒吧是他经常光顾的“据点”。这年8月,他在这里遇到了瑛子。说到相识的过程,张震有点不好意思,而子婴记得很清楚,“那天我碰巧去了一家酒吧表演。之后他通过老板和老板老婆介绍我,想认识我。如果可能的话,我们可以进一步交流。”那一天,张震被瑛子撞了,当时他穿着裙子在跳交谊舞。那时,瑛子刚刚和她以前的“朋友”分手。巧合的是,两人开始交往。

今年1月3日,四川成都一对“同性恋”举行了公开婚礼,成为中国第一对宣布结婚的同性恋夫妇。10月,子婴的无心之言促成了江苏首例同性恋婚礼。“当时在网上看同性恋婚礼的新闻,不经意间嘀咕了一句‘要是我们也能这样就好了’。他(张震)觉得这个建议不错,而且他恰好是‘江苏同志网’的管理员,有这个先天优势。”

“我们真的很爱对方。”

结婚的消息传出后,有人祝福别人,也有人骂“说不定过两天就嫁给别人了。”对此,张震和子婴颇感无奈。“虽然我们只交往了三个月,但这期间经历了很多波折,我们真的很爱对方。”

在同性恋圈子里,猜疑、嫉妒、妒忌的感觉甚至比异性情侣还要糟糕。张震和子婴都是这种情绪的受害者。2006年入圈后,张震先后交了几个“朋友”,但都没有成功。“前两次聊天很开心,后来就不行了,性格也合不来。”因为当项目经理收入不错,有些人甚至瞄上了真钱包。“总之那段时间感觉找不到合适的真心的。”

瑛子被“朋友”出卖了。2009年,他在昆山打工时认识了一名同性恋。相处了一段时间后,瑛子突然发现这个“朋友”不仅仅是和自己有联系。出轨的情节和所有电视剧一样。起初,瑛子总觉得对方有所隐瞒,但她搞不清状况。一天,他发现他的“朋友”和另一个男孩一起吃饭,问他当时在做什么。“我在和一个女人吃饭。”这个答案彻底让子婴绝望了。[第页]

“可能是因为吸取了教训,所以对这件事很敏感。”张震身边有很多男性朋友,经常开派对娱乐。子婴坦言,“如果我看到他和别的男人一起吃饭,我心里肯定会有一些想法,当然也有矛盾,但以后说清楚就好了。”在酒吧表演的瑛子也不时会遇到“仰慕者”。用张震的话说,“他们都是圈内人,从一个动作就能看出他们在想什么。”幸运的是,瑛子的回答打消了他的疑虑。“做普通朋友可以,但是‘好朋友’绝对不行。”

所以“一夫一妻制”

在婚礼的第二天,张震和瑛子喝了一杯酒的照片被上传给了江苏同志。随后几天,“中乌论坛”等网站纷纷转载。许多人认为这一举动是炒作,而张震和子婴解释说,他们试图用传统婚姻来绑定男同性恋者的感情。“我希望这能改变一些对我们的社会偏见。”

张震和子婴都明白,一个人在“同性恋”圈子里有多个“朋友”并不稀奇,有些人甚至给自己的伴侣起了代号“大老婆、二老婆和小老婆”。这必然会涉及到一个敏感的话题,艾滋病。据媒体报道,2008年5月,省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所对450名男同性恋进行调查,当时艾滋病病毒感染率不到10%,2009年5月再次检测时,艾滋病病毒阳性率接近20%。"这真实地反映了这一特殊群体中艾滋病毒感染的迅速增加."

“我们办婚礼都有这个考虑。”张震说,由于没有法律和道德的约束,“同志”之间的感情是很随意的。“也许今天我会和你在一起,明天我会和别人在一起。这个圈子说大,毕竟人数是有的,但是小,毕竟只有几个同性恋据点。比如,A在和B相处的同时,也和C、D保持着关系,也许有一天,B和D也开始交流,最后大家交流的时候,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。”

“容易乱,所以需要约束。”张震和子婴都相信仪式的力量。“有300多个朋友见证了我们的婚礼。如果以后不能相处,不是很可惜吗?”此外,我们还交换了戒指。谁要是想出轨,肯定会想这样是否配得上家里的那个。"

“身份”一直对父母保密。

“同性恋”圈子里有个术语叫“出柜”,意思是公开承认自己的性取向。尽管这场婚礼在网上引起了热议,但面对社会压力,张震和子婴根本不敢告诉父母,甚至对父母隐瞒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。[第页]

瑛子从小被当作女孩抚养,但在学校,他不喜欢和女孩玩。小学六年级时,他发现自己是同性恋,并在中学时爱上了一个高年级男生。为了讨对方欢心,他隔三差五就和对方聊上几句,但大四男生只

简直就是把英梓当成了哥哥。“可能我比较瘦,容易引起别人的保护欲。"瑛子也考虑过是否向男孩坦白。"当然,我很想让对方知道我的想法,但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同性恋。如果我轻率地说出来,我一定会很尴尬。"

在说与不说的纠结中,瑛子高中毕业了。2008年,他去杭州做中医调理工作,网上聊天时无意中被拉进一个“同性恋群”,从而正式进入这个圈子。“出道”后,瑛子只回过一次老家。在他住在家里的那段时间,他处处小心。他不但不能再说以前常说的“哥哥”“好姐姐”,而且要尽量大声说话,怕让父母觉得不对劲。

相对来说,张的麻烦确实要少一些。之前和异性的婚姻失败后,他父母一直催他再找一个。张震总是用“很难找到真爱”作为借口。为了躲避父母,张震现在干脆住在苏州,只在春节期间回上海。当他在家的时候,如果他的父母来问他是不是又在找女朋友,张震拿钱当挡箭牌。“现在结婚的成本太高了。买房买车,不如存点钱养老,免得最后负债。”

过着有规律的家庭生活

根据世界学术界公认的数据,同性恋者占总人数的3%-5%。与主流异性恋者相比,同性恋者始终属于边缘群体。在家庭或社会的压力下,大多数同性恋者会选择扮演主流社会中异性恋者的角色。

“只要你结婚了,就不会再有人怀疑你了,你也会对家人有个交待。”江苏同志网的负责人君君已经出来了。2007年,他出现在苏州电视台的节目中,公开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。29岁的君君早在初中时就对同性有着特殊的感情。2005年,他写给一个男同学的告白信被家人意外发现,父亲打了君君一巴掌,家人宁愿相信河水倒流,也不相信儿子是同性恋。为了向家人解释,他终于和一个女同性恋结婚了。

这种方式在君君被称为互婚,也有人称之为“假凤假凤”。这种婚姻多数情况下不需要组建家庭,没有实质的家庭关系,也没有共同财产。双方仍然保持完整的自我。“反抗家庭和社会对他们婚姻的要求,只是婚姻的一种形式。”

然而,张震和子婴表示,他们不会接受相互结婚。“我们已经举行过婚礼了,我们过得很愉快。怎么才能拿到别人的许可证?”[第页]

现在,张震和瑛子已经生活在一起。张震每天上下班,瑛子负责买菜做饭。如果酒吧邀请演出,张震不仅要负责接送,还要准备瑛子所有的衣服和化妆品。“你需要穿什么衣服?他会提前准备好,我直接拿他们就行了。演出结束后,他会把化妆品收拾好,他知道放在哪里。”瑛子说。

见家长是最大的问题。

张震和子婴一直小心翼翼地向父母隐瞒自己的同性恋身份,走在路上也很少牵手,但他们很清楚,“现在我不想让父母知道,主要是怕他们接受不了,承受不了来自亲友的压力。不过,这种事情迟早会跟家里说清楚的。”见父母是异性恋者的常事,却是张震和子婴面临的最大问题。

事实上,今年10月,瑛子和张震已经回过一次上海老家,但他们是“小兄弟”。在上海,一举一动都在父母眼里,根本不敢有暧昧的语言和动作。张实在无法想象,如果当初的“小哥哥”下次回到上海突然变成了恋人,他的父母会是什么态度。

"我们还将一起去云南见瑛子的父母."张震有些无奈地说,那时候他们还是“小弟弟”和“大哥哥”。“只有这样才能摸清底细,得到双方父母的好感。剩下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

当谈到张震和她父母之间坦白的前景时,许多人都很担心。“如果张震和子婴的父母能同意,那肯定是最幸福的结局,但现实中太难了。”江苏同志网站长毒对此深有体会。他10年前首次登台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他是一个老活动家。虽然毒的家人现在已经默认了儿子是同性恋的事实,但是前段时间他父亲还是让他去相亲了。他们还不死心,想把我变成异性恋。"

对于这一切,张震和子婴比任何人都清楚。现在,这对夫妇经常在网上搜索有关同性恋婚姻的新闻,以此作为心理安慰。“我们真的无法预测未来。我们能做的就是开心的过好每一天。”事实上,张震和子婴能做的是把未来放在一边,但至少他们一起生活在现在,就像传统意义上的夫妇一样。“够了。”

(应当事人要求,文中人物为化名,本版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。)

快报记者石磊周青姚斌

知情人说

“同志”酒吧老板:“不为赚钱,只为有个地方”

11月26日晚8点15分,常州林俊酒吧。走进大门,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殿堂。音乐震耳欲聋,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香水味,红色的霓虹灯左右闪烁,暧昧妖娆。这家酒吧在省内的“同性恋”圈子里很有名气。因为是周末,生意比平时好。大厅里已经有七八桌客人了,都是男人,年龄在20到30岁之间。[第页]

酒吧老板曹先生,40岁左右。他身材修长,说话温和,右手拿着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。他更喜欢把这群人称为“同志”内部人士。曹老板承认自己之前是双性恋。“开酒吧的时候看了很多,后来慢慢接受了。”

曹老板是介绍和的知情人之一。“他们的婚礼是整个庆典的一部分。那天来的300多人里,有公务员,有警察,有大学老师,有媒体人。”

“这个圈子的人比普通人承受的压力更大,感情很脆弱。我想给他们提供一个聊天交流的地方,缓解他们内心的苦闷。”

谈及开办同性恋酒吧的初衷,曹先生说,1998年的时候,常州就已经有“同性恋”的人了,只是范围很小,活动一般都是私下进行。“那时候人们的思想还没有现在开放。这群人隐藏得很深。如果被发现,往往会被敲诈,但碍于面子,只能忍气吞声。”正因为如此,曹老板想到了在常州开第一家“基佬酒吧”,并取名为“卜式茶馆”,主要是为了“基佬”群体的交流。

“酒吧开张以来,因为赚不到钱,已经转手好几次了。它已经转租了五个人。直到2006年,他们实在经营不下去了,还给我。”曹老板说,2006年,他又开了“同志吧”,选了南街,改名为“君临雅阁”。目前,君临酒吧不仅为“知情者”提供交流场所,还与常州市疾控中心合作,承担宣传预防性病、艾滋病等性知识的义务。“婚礼当天,常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也派工作人员出席,向‘同性恋’群体宣传预防性病和艾滋病的知识。”

“这个圈子既有好的一面,也有坏的一面。我开这个酒吧不是为了赚钱,只是为了让圈子里的人有个见面的地方。”曹老板说。

谈起“圈内人”的生存状态,曹老板有些无奈。目前,常州有三家“同性恋酒吧”,下个月还有一家将开业。整个苏锡常地区,这样的酒吧只有10多家,经营状况普遍不好。“这种同性恋酒吧只招待圈内人,完全不被圈外人认可和接受。生存非常困难。说白了,我们就是一直处于社会边缘的那部分人。”

后来,曹老板给记者算了一笔账。他的酒吧占地190多平方米,前期投资约26万元。目前一家酒吧最低消费10元/人,月营业额在25000-35000元。除去每月8000元的房租,1000元的物业管理费,10个员工8000多元的工资,再加上水电、酒水、税费等成本,每个月只赚4000多元。[第页]

“我这种规模的同性恋酒吧,每个月的支出和收入基本持平,几乎没有盈余。据我所知,‘同志’酒吧在南京只有一家营业。”谈及君临酒吧的经营,曹老板说得最多的就是“不赚钱,麻烦,还要受各种人的白眼,有时候真想关了”。

专家意见

李银河:结婚是同性恋者的权利。

在同性恋研究领域,中国著名社会学家李银河一直是一个焦点。她曾三次以书面形式为同性恋争取结婚权。第一次是在2001年“两会”期间,她委托一名NPC代表提交一份“同性婚姻”议案。第二次是2004年,一个愿意帮忙的朋友提交了一份建议书。但两次我都很沮丧。2006年,李银河再次提出“同性婚姻立法”。

李银河认为,婚姻是同性恋者的权利,这涉及到如何与少数群体相处,以及现代公民的素质。同性恋除了性取向,和其他人没什么区别。有调查显示,同性恋和异性恋的心理健康比例差不多。

李银河曾经做过一个公众态度的抽样调查,当被问及“同性恋”婚姻的问题时,有20%的人持赞成态度,而在网络调查中,这一比例高达56%。“网民比例高的原因可能是网民相对年轻,思想更开放。”当被问及“如果你自己的儿子变成同性恋,你会怎么做”时,李银河说:“很多人在发现自己是同性恋的时候,都会感到困惑和迷茫。如果我儿子变成同性恋,我会先让他学会接受自己,这样他才能成为一个快乐的人。”

互连

同性恋婚姻目前在大多数国家都不被法律承认,但经过同性恋者的不懈努力,已经有几个国家在法律上承认了同性婚姻。

荷兰通过同性恋婚姻法

荷兰的同性恋不仅可以合法结婚,也可以合法离婚。荷兰参议院通过了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法律,参议院也通过了允许同性恋者婚后领养孩子的立法。2009年9月,荷兰议会下院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法律。荷兰宪法规定,每个人都有结婚的权利。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同性恋也应该享有这项权利。

德国法律承认同性婚姻。

2000年12月2日,德国联邦议院投票通过一项新法律,批准同性伴侣向当局登记他们的关系。有关方面将这种安排称为“同性婚姻”。

根据法律,同性伴侣可以使用相同的姓氏,他们还可以在家庭保险等方面分担责任。该法律将赋予同性关系合法地位,它也将适用于外国人。然而,同性夫妇仍然不允许收养孩子。[第页]

标签:张震 瑛子 酒吧